從明朝到日本——遠洲傳燈錄

10%公司辦公用品派發上市公司變革紅利

能見度能源行業最具穿透力的思想

地產界地產界所有你想知道的事兒

財經上下遊跨界找尋市場常識

金改實驗室金融創新靈感集散地

牛市點台中商標登記線面簡單專業時尚的財富平臺

科技湃讓我們走近科台灣電動床工廠

澎湃商學院品牌課外書,生活經濟學

自貿區連線自貿區第一信息和服務平臺


靜岡縣浜名湖一代古稱遠州,這個稱謂大約緣起於平安京成為國都之後,以京都為中心描繪的天下。相較於距離京都較近的琵琶湖一代稱為“近江”,浜名湖則是“遠州”。江戶初期庭園藝術大師、遠州流茶道初祖小堀政一被封為“從五位遠州守”的官位,世稱小堀遠州。由此,遠州給人的印象便與庭園、茶道的王朝風雅緊密相連,浜名湖北部的五座古寺與中國的淵源卻少有人知。
小堀遠州的遺產
“你們今天到浜名湖邊遊玩,一定不能錯過龍潭寺,那裡有Kobori Masakatsu造的庭園。”界遠州的酒店服務生巖井亮介努力用英文說。“Kobori是一位歷史名人嗎?”我問。他略一思索,拿出便簽紙寫出漢字:小堀政一。我恍然大悟:龍潭寺有小堀遠州造的庭園。他於天正七年生於近江國的豪族之傢,而令他被後世尊為江戶時代最瞭不起的藝術傢的事跡,還不僅僅是在千利休之後為日本茶道開創瞭更為綺麗的世界,更是由於他奠定瞭近代日本庭園藝術的基準——借景式庭園。遠州一生長期官任“作事奉行”(日本室町、江戶幕府時代官名,專門負責掌管土木建築及茶室、庭園的設計建造),在任期間留下瞭許多傳世之作。
龍潭寺,小堀遠州之庭,與京都小堀遠州華麗的作品相比更為蒼古安靜 本文圖均為 左顆顆 攝
在他30歲時,因主掌“駿成府”工程且圓滿完工,被任命為“從五位下諸太夫遠州守”。慶長十七年(1612)九月,他以江月宗玩和尚為開山,在龍光院內營造瞭“孤蓬庵”。寬永十七年(1640)十月至十九年八月遠州負責宮廷內及新院禦所的建設。在此期間,他建造瞭著名的“桂離宮書院”及“松琴亭”,這兩處庭園是舉世公認的日本庭園藝術頂峰之作。我想到京都素樸中蘊藏無限精致的桂離宮,不禁好奇小堀遠州會在浜名湖北部的龍潭寺創造出怎樣的作品。此刻酒店餐廳的落地窗外,浜名湖近在眼前。日出下寧靜的湖水盡頭是延綿青山,而龍潭寺就在群山深處。
界遠州安排瞭一位司機接送我們遊覽浜名湖周邊。酒店所處的位置被稱為館山寺溫泉區,是浜松市在1970年代之後規劃的旅遊區。通常印象中,與靜岡縣享譽世界的溫泉地箱根或是日本本國人偏愛的伊豆、熱海相比,浜松並不是以溫泉聞名的小鎮,它更令當地人引以為傲的是輕工業,鈴木、河合、本田、豐田等世界知名企業與濱松淵源甚深,包括伴隨國內80後一代度過童年的雅馬哈電子琴就產自浜松。另一件令當地人引以為傲的則是浜名湖,湖岸線全長141公裡、面積6880公頃。人們環湖修建起溫泉旅館、海上運動設施、摩天輪遊樂場、環湖自行車道,這裡的館山寺溫泉地區則被稱為當地人才會去的私密度假勝地。
浜松著名的遠州綿品牌“溫暖工坊”二樓也出售第三代傳人大高旭先生挑選的當地年輕陶藝傢作品
而位於浜名湖北岸的是另一個世界,這裡被稱為奧浜名湖,不僅自然風光旖旎,更有數不清的神社佛寺、歷史遺跡和國傢指定文化財產。其中五座屬日本國傢重要文化財產的山間古剎,見證瞭平安王朝直至江戶時代並延綿至今的歷史變遷,統稱“湖北五山”,分別是初山寶林寺、龍潭寺、方廣寺、摩訶耶寺、大福寺。由於我們在浜松隻停留一天,要在一個下午細細玩賞每個古剎是不可能的,隻能有所取舍。庭園藝術及建築、景色與歷史成為優先考慮的標準,我本意是先去小堀遠州造庭的龍潭寺,摩訶耶寺有一座鐮倉時代初期所建、蓬萊仙境主題的庭園,因此成為第二選擇。但是司機先生建議說,從我們目前所處的位置,到初山寶林寺最近,而龍潭寺就在附近,如果運氣夠好,我們還可以再去一個佛寺。卻不想這個完全因距離而做的決定,冥冥中牽引我們跌入中國明末清初那一段國破傢亡、衣冠東渡的歷史中。
隱元隆琦的心願
沿著一級級佈滿蒼苔的石階而上,初山寶林寺的山門漸漸清晰。與京都南禪寺那俯瞰京城的恢宏相比,這座山門顯得過於簡樸,隻是一座沒有籬笆圍墻的木門,一人高,黛瓦幽幽,四周花木深深,這美感太過熟悉,仿佛此地並不在日本,分明是唐人詩句中的“閑門向山路,深柳讀書堂”。進得院中,通往正殿的路及正殿前一片院落隻有碎石鋪地,平整寬敞,此格局不似京都寺院,竟與山西、杭州一些明代古寺的規劃相同。更令人吃驚的是,佛殿的樣式,竟是一座典型的明代木構建築,歇山式的屋頂、支撐屋頂的立柱底部的圓形石基、門框窗欞上精美的雕花,無一不是中國風格。細讀古寺介紹,才確信初山寶林寺果然與中國文化淵源頗深。它建於寬文四年(1664年),開山始祖為黃檗宗傳人湛如禪師,他的師父不是別人,正是日本黃檗宗始祖隱元隆琦禪師。實際上在隱元隆琦東渡日本的年代,並沒有黃檗宗這個稱謂。隱元禪師以中國禪宗臨濟正宗的僧人自居,其宗風、清規等都是仿照大明王朝臨濟宗的教規所定,與傳承自中國宋代的日本臨濟宗大相迥異。
初山寶林寺不起眼的角落保留著被遺忘已久的明末建築風格
萬歷二十年(公元1592年),隱元禪師出生於福建福州府福清縣萬安鄉靈得裡東林,俗名林曾炳,是傢中第三子,5歲時父親林德龍迫於生計離開傢鄉,從此一去不返。1621年,29歲的隱元在故鄉的黃檗山萬福寺由鑒源興壽剃度出傢,1637年首度出任萬福寺主持,1646年再度主持萬福寺,此時的福建正因明清交替生靈塗炭。1655年,在日本妙心寺原住持龍溪性潛的懇請下,隱元東渡日本傳法。1658年,他成功地與幕府將軍德川傢綱會面,兩年後獲得山城國宇治郡大和田作為寺院的領地。1660年他在這片土地上開創瞭新寺。隱元不忘故土,將寺院命名為“萬福寺”(福建的黃檗山萬福寺則被稱為“古黃檗”)。至此,隱元逐漸形成瞭對日本佛教和政治的影響,以後水尾法皇為首的皇族、以幕府要人為首的各地大名,以及大量的商人相繼皈依黃檗宗。隱元東渡日本時相信此行隻是“暫別”,歸期不遠。然而事與願違,直至1673年他在宇治郡圓寂,此生再未踏上故土。
所幸的是,華夏文明的建築、書畫、茶道、飲食,透過隱元禪師的東渡,在一海之隔落地生根。透過歷史的煙塵與日本當地改良的風土,曾經的明代就如包裹在琥珀中的昆蟲一樣栩栩如生。就如我眼前這座被人遺忘的寺院,在隱元傳人的堅持下,原封不動保留著明代的中國建築樣式及飲茶方式。隱元這個固執的福建人,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,從萬歷王朝到江戶時代,終於憑一己之力千裡傳燈,明終不滅。
當我坐在龍潭寺那由小堀遠州打造、號稱擁有治愈身心奇效的名園中,腦海中仍回想著隱元禪師的一段故事。小堀遠州是風雅的藝術傢,卻也是隨德川傢康征戰天下的大名。在那戰亂的年代,遠州曾是天下武將的必爭地、生死一線的修羅場。然而,這也是超越生死的藝術孕育之地,也是人們向佛陀祈禱安樂的願望之地。
摩訶耶寺的光陰更是穿越瞭1300年,始於奈良時代神龜年間,在世事無常、榮枯盛衰的流動中註視著世人的千手觀音,靜靜地等待和每個有緣到此的人相遇。守護這座寺院的年輕僧侶知道我從中國來,盡力為我指點正殿梁柱件的牡丹木雕:“這是中國的花,這座寺院受到中國的影響,我們這裡的藝術都受到中國影響。”他的熱誠超越瞭語言障礙,也令我決定一定要再次到訪這片與中國淵源頗深的土地。

豪美科技|多鏡頭行車記錄器|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|行車紀錄器多鏡頭|行車紀錄器多鏡頭推薦抽油煙機推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zf715h9f5 的頭像
szf715h9f5

強強的採購名單

szf715h9f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